光谱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谱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川渝页岩气开发实情仍为两大油企主战场-【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46:01 阅读: 来源:光谱仪厂家

川渝页岩气开发实情:仍为两大油企主战场

中国页岩气网讯:【编者按】世界第一能源消耗国美国成为第一产气大国、高达120%的平均回报率。种种样本和刺激,使页岩气开发已经在中国形成一股热潮。而随着第二轮页岩气招标将于近日揭晓,中国人对于这一新兴能源的关注将再次达到高峰。

同时,围绕页岩气的开发正在形成一个新的市场。如中国工程院院士翟光明对本刊所言,除技术仍需进步,它目前既没有形成开发体制,也没有架构完整的管理体制。而随着中国经济的改革和发展,还会有更多页岩气一般的产业出现和崛起。

诸多相关者:政府、传统强势国企、民营企业、地方实力国企等等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地位耐人寻味。特别是在市场建立初期,如何由政府主导形成一个健康的机制尤为重要。

川渝页岩气开发实情

作为民企和地方企业,宏华集团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都未参加第二轮页岩气招标。张弭认为,只有四川盆地核心区域也对外开放招标,他们才会有兴趣进行开发投资。

上午,成都府南河边的四川省发改委能源处办公室,处长李明刚送走几位来自上海基金公司的客人。

对方想进入页岩气领域,所以到这里了解四川开发页岩气的情况。不过,对方的开场白让李明有些愕然——“处长,能否给我们说说页岩气到底是什么东西么?”

自从页岩气探矿权第二轮招标的传出,李明已经接待了十几批类似的拜访者。“打电话和上门咨询的都有,民营企业和基金公司居多。感觉他们对页岩气不是很了解,很多消息其实也不在我们这。”李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油气管理处处长陈高武也有类似遭遇,“尤其页岩气成为独立矿种后,打听者倒不少,什么样的问题都有。但由于风险较大,实际没有一家民企进入重庆页岩气领域。”

据初步评价结果,四川、重庆的页岩气可采资源潜力分别为6.44万亿立方米、2.05万亿立方米,居全国全国第一、第三位。而在“一本万利”的氛围中,川渝两地正创造着诸多页岩气开发的“全国第一”。

从“两桶油”的主战场,到国际能源公司以及其他大型国企的尝试,直至民营企业的关注,不同性质的资本也正在中国西南进行一场新能源竞赛。在不同的态度和期望之下,它到底有怎样的前景?

着急的地方政府

中国页岩气的开发应用现状到底如何,在四川和重庆的确可一探究竟。

在四川偏远的宜宾珙县上罗镇、3万多人的小镇上,页岩气已于2012年8月初实现商用。目前数百户农户正陆续用上了页岩气,做饭取暖不再靠柴火、树枝和煤炭,他们是中国最早用上民用页岩气的人。

“小镇的管道工程量很小,年底周边一些乡镇的群众也会用上。”李明说。宜宾珙县的页岩气井属于富顺区块。

而在重庆,据陈高武介绍:“渝西那边卖到加气站了,重庆永川一口单井产能十万方,是以压缩罐装的方式卖过去的。”

位于川东南的富顺区块与重庆西部的永川区块共同组成的“富顺—永川”区块占地3500平方公里,是目前中国最著名的页岩气开发带。

它是由中国石油与荷兰壳牌集团联合开发,拥有中国测试产量最高的一口页岩气井。更为重要的是,“富顺—永川”有望成为中国第一个商业化生产的页岩气项目。

宜宾当地媒体将央视《新闻联播》的播报进行了报道,称“让全世界知道了珙县页岩气”。

这只不过是中国西南地区页岩气开发的一个反映。四川省发改委提供的资料显示,四川页岩气勘探开发取得九个全国第一:“第一个钻成页岩气井”、“第一个获得页岩气”、“第一个钻成页岩气水平井”等。

只是,由于两大国有能源公司在这里处于勘探主导地位,“很多信息从未对外公布,中国石油、中国石化都比较低调,可能有商业机密的考虑吧。”李明欲言又止。

根据初步勘探,中国的页岩气资源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区的四川盆地、鄂尔多斯盆地等处。目前开发情况较好的页岩气井也处于四川、重庆和陕西。

陈高武说:“之所以急于开发页岩气,不只因储藏丰富,更因为重庆能源紧缺,重庆也是西部唯一的电力净输入地区。”

据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的统计,重庆目前的天然气供给是70多亿立方米,需求总量为120亿,缺口达50亿立方米。而重庆市政府的统计资料显示,由于燃料不足,2012年这座城市的电量缺口也达到了76亿千瓦时,到2015年能源对外依赖度将达到50%。

“页岩气并网技术上有难度,页岩气是高纯度的清洁能源,重庆天然气含硫,页岩气含水,压力比较低。所以,大部分未来应会就地转化,还未纳入国家层面指标调控体系,开发页岩气更多立足于地方的发展。”陈高武说。

中国的页岩气勘探就起步于重庆——2009年9月国土资源部油气中心在綦江启动首个页岩气项目。

“国土部将页岩气申报为独立矿种的主要依据,正是随后在彭水钻探的第一口页岩气参数‘井渝页1号’。”陈高武说。

到2009年国土资源部拉开页岩气调查序幕时,重庆即成为重点。“市长亲自批准成立了我们油气管理处,局里也派人到美国考察能源部、内政部和勘探开发现场。”陈高武说。

重庆市国土房管局甚至出资4600万元在黔江钻探评价井“黔页1井”。这口井是三大国有能源企业外钻成的第一口页岩气井。自2012年3月至10月累计产气量为13.8万立方米。

不过,四川、重庆两地主管部门提供的材料都写着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只是在重点区块进行页岩气勘探、打井并尝试获得工业气流。

整个省份的页岩气资源存储、分布情况还未调查清楚,也就是需要了解在巨大的资源量之外,到底可开采量有多少。下一步两地都将致力于基本完成调查与评价工作,进而优选出区块来勘探开发。

地方政府也在给自己“加压”。比如重庆的目标是2015年产量达到10亿立方米。两个基本考虑是:国家“十二五”页岩气规划提出2015 年全国产量65 亿立方米,而重庆预测的页岩气资源量接近全国的10%,重庆页岩气勘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希望争取接近全国产量的20%,

重庆能源部门走访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后,对他们在梁平、永川、彭水等地勘探突破比较满意,“所以给自己加压,提出接近20%产量即10亿立方米的目标”。

“这个目标实现有些难度。钻探工艺、压裂技术等核心技术不够成熟,中国石油、中国石化有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技术要向国外购买服务。地质状况复杂也影响工期,最近中国石化在彭水有口井打到1500米就一直打下不去。”陈高武说。

“两桶油”的主战场

“虽然宣称要进入四川页岩气的企业不少,但资源掌握在中国石油、中国石化手中,真正进入还是这两家。”李明说。

而在陈高武看来,两大国有能源企业在西南地区的页岩气开发中始终低调,“只是做,很少愿意多说”。

目前,中国石油在四川盆地拥有“长宁—威远”以及“富顺—永川”两个主要开发带。占地6567平方公里的“长宁—威远”区块在2012年3月获批第一个国家页岩气示范区。

两大国有能源企业在川渝的页岩气开发中占据先天优势。李明介绍,由于页岩气与石油区域常常重叠,四川的大部分页岩气区块在中国石油已登记的油气区块中。10月25日第二轮页岩气招标中,未见国土资源部从四川拿出新的区块。

到11月底,占全国页岩气资源逾七成、与石油天然气区块重叠的页岩气资源勘查开采权处理问题终于有了官方说法,四大油企——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和延长油田——获得优先开采权。

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负责人曾对外界介绍,中国页岩气可采资源77%的有利区块面积、80%的资源潜力处于现有油气区块内,而且优质页岩气资源基本在现有油气区块内。

根据国土资源部通知,这四家企业除了可以自己开发,也可以与其他企业合作共同开发。

陈高武也认为它们拥有长期积累的优势。“多年来,他们在常规区块的地面地下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施工队伍熟悉情况,前期工作到位,而新进企业则有个认识周期。”

一业内人透露:“中国石化在煤层气方面落后了,紧跟着页岩气反应十分迅速,所以在重庆动作频频。”

重庆市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局提供的资料显示:中国石化在忠县投入近百亿,计划几年内年产能达到10亿至30亿立方米。届时忠县有望成为中国页岩气开发最有实力的地方。

目前中国石化在梁平也已建成全国第一个页岩气生产基地,彭水、南川、涪陵、綦江的页岩气项目也在跟进中。

“作为新能源,战略意义毋庸置疑,国家大力扶持,起步早才能抢占先机。本来这些气田的产出都是逐步上升的,现在下定论都还早。所以,抢占资源为先。”中国石油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

2012年7月,中国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在成都表达了“将四川作为页岩气开发的主战场”的愿望。中国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则表示在重庆梁平“打造中国一流的页岩气示范区”。重庆市长黄奇帆也在该市页岩气专题会议上表示将重庆建成“全国页岩气综合开发利用的主战场”。

只是,受到常规油气资源开发的压力,大型国有企业在页岩气开发方面似乎并没有竭尽全力的姿态。毕竟,保证递增的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数字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政府大受中央‘页岩气将更多立足地方’的鼓舞,它意味着拥有大量资源调配权。对油气公司而言,巨额投入赢利尚不明朗,所以油企与政府步调会不一致,接下来我们会协调它们加快步伐。”陈高武说。

在国土资源部关于四大公司拥有重叠区块优先开采权的通知中也明确:“石油、天然气勘查投入不足、勘查前景不明朗但具备页岩气资源潜力的区块,现石油、天然气探矿权人不开展页岩气勘查的,应当退出石油、天然气区块,由国土资源部依法设置页岩气探矿权。”

陈高武认为,随着开发技术的成熟,补贴和相关政策的到位,页岩气在中国赚钱没有问题。以后,地方与油气公司如何利益分成才是一个大问题,他们将计划和油气公司做一些合作模式的探讨。

民企的态度

除了两大国有能源企业,页岩气也吸引了其他实力企业。

10月24日,内江市政府与华电集团签署了合作开发利用页岩气的协议。不过,作为省级主管部门,李明也不清楚这一情况,“矿权在国土部,我们更多是配合油企搞开发,做规划。”

内江市政府一工作人员解释说:“其实市政府也做不了主,都是上面授意。华电四川公司将参与内江境内中国石油示范区以外的页岩气勘探,应当只是意向协议。”

而之前在2011年初,四川省整合了省内相关能源企业,注资50亿元组建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希望进入页岩气领域。

四川民企宏华集团是世界第二大陆地石油钻机制造商。董事长张弭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同样在2011年,宏华集团就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组建了页岩气开发公司,进军页岩气。

张弭说:“我们为进军页岩气准备了4年,组建了页岩气专业技术团队,目前已投入数千万元,用于技术研发、配套装备和开发方案等。新增战略板块油气工程服务,也希望抓住页岩气开发商机。”

作为民企和地方企业,宏华集团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都未参加第二轮页岩气招标。张弭认为,只有四川盆地核心区域也对外开放招标,他们才会有兴趣进行开发投资。

10月25日的第二轮招标中,重庆拿出了黔江、酉阳东、城口3个页岩气区块,总面积达3200平方公里。陈高武说:“几十家企业到我们局打探消息。”最终,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几大公司在内的30多家公司参与竞标。

“目前重庆还没有一家民企进入页岩气,重庆民生能源集团曾说想介入上游销售领域。”陈高武说。

“在重庆打一口3500米的页岩气井,算上征地等各种费用,成本在1亿元左右。这个风险太大,估计很多民企吃不消。”陈高武认为。

尽管如此,民企对页岩气还是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参与第二轮招标的83家企业中有三分之一是民企。

杰瑞股份一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在本轮招标中,国家表现出这么大的信心,如果这次民营企业不能突破障碍进入,恐怕以后就没有民企再愿意去做这样的事。

虽然不少民企态度乐观,但业内多次对民企面临的技术、资金、勘探资质、环保、页岩气如何实现商业化以及商业化后的去向等问题表示担忧。

此外,正如上文所述,民企还须面对几重玻璃门:中国80%的页岩区块则与传统油气矿权重合,难入招标市场。这意味着“肥肉”已被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占据,留下的顶多是“骨头”。

令民企犯难的还有输气管线问题,中国大量管道由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等建设并运营。比如四川绝大数管线就由中国石油掌控。即便民企开发页岩气克服重重困难入网,利润空间也会受到挤压。而投资管网,则是新一轮的烧钱工程。

战略挑战者

事实上,除了寄期希望于“两桶油”,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引进有实力的“战略挑战者”。

2011年,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与河南省煤层气公司组建重庆豫顺新能源开发利用有限公司,对渝黔湘片区约5000亿立方米的页岩气进行勘探开发。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占30%的股份。

另一个举措是,引进华能电力合作开发公司与重庆能源集团、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合作成立公司,计划在渝西片区勘查,并参与了国土部第二轮的页岩气招标。2012年,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进入,成立了国投重庆页岩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

“由于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常规气就有可观的利润。引进这几家资金雄厚的公司,搭建页岩气新的开发主体,建起技术加资本的平台,可以刺激‘两桶油’加快步伐。这几家企业的不足是勘探开发队伍还不成熟。”陈高武说。

河南煤层气公司因第一轮页岩气招标进入重庆,目前正在渝东南最边缘的一个县秀山勘探调查。

据陈高武介绍,重庆还与多家外企合作,紧盯页岩气技术与设备。“2012年9月与斯伦贝谢的合作以技术服务为主,他们计划以重庆为窗口打开中国的核心技术服务市场。”

2012年10月,美国福布斯能源集团与两江新区合作,双方拟把两江新区作为重庆页岩气装备产业发展的承接平台。

外国公司,如荷兰壳牌集团也在与“两桶油”合作。“富顺—永川”项目是中国首个页岩气产品分成协议。对于核心技术问题,壳牌中国区主席林浩光曾对媒体委婉地表示,“共同操作页岩气就是最好的技术转让”。

重庆曾考虑,减免更多税费并提供拿地便利、免费修路等优惠政策,吸引民营企业进入。“希望中央先出些导向性的政策,地方才可以跟进。”陈高武说。

目前已知的是,日前财政部、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到2015年页岩气补贴标准为每立方米0.4元,地方财政可以给予适当补贴。

陈高武说:“我们对这个标准是实施和观望态度。目前无法按产气精确地估量补贴标准,因为技术进步、管网建设等都影响利润,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出于社会责任在推进工作,以后补贴多少算合理,非油气企业如何参与,资源事权是否适当下沉等,都有赖于高层设计。”

“我们做了几年后,反而开始冷静下来。美国从十九世纪末就开始打第一口井,大规模商业化生产也就这几年的事。高投入、高风险、缺乏核心技术、开发环境比北美复杂等等,不确定因素很多,还有可能带出的环保问题等都要加快研究。”陈高武说。

10月25日的第二轮招标结果将于年底之前公布。一些声音认为,页岩气开发是中国打破能源垄断的试金石。

“以前油气都是非市场配置,此次空白区块招标,国家改革到哪步,这些大家都比较感兴趣。另外,投标企业很多,各路企业实力怎样,招标结果公布后这些都是看点。”李明认为。

Lantern

好用合法的网络加速器下载

蓝灯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