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谱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谱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民俗如何落地生根

发布时间:2020-07-13 15:56:19 阅读: 来源:光谱仪厂家

正月十五,广州新春民俗活动走进最后一轮高潮。由越秀区举办的第四届广府庙会在当天拉开帷幕,城隍庙前洋溢着喜庆的气氛。除传统的“城隍出巡”外,今年广府庙会在空间与内容上都有所增加,庙会首次推出了珠江夜游航班“水上庙会”活动,而“广府特色骑楼模型展”也成为“潮爆”今年庙会的亮点之一。

经过4年的经验积累,广府庙会逐渐成长为一项富有本土特色的文化品牌。“嘉年华”式的巡游和展销也渐渐为广大市民所接受。不过,庙会目前的内容、定位与运作模式也引起一些争议。一些反馈意见认为,由于岭南传统文化活动未能在庙会中得到优先体现,以致出现“广府不‘广’,庙会不‘庙’”的尴尬局面。

当许多北方传统庙会还停留在原汁原味的民俗展示,广府庙会已经开始尝试融入文化创意。新广府,新庙会,新民俗,人们敏锐地注意到,南派庙会在文化创新上,又悄悄地在全国的民俗文化创新中领先一步。

对此,民俗学者表示,由于传统民俗活动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其内容、时间、地点等因素都已发展成彼此协调的整体。广府庙会要成为一张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名片”,除了嘉年华式的表演活动之外,还需要对民俗主题作出更明确的提炼和定位,才能使之在现代城市真正“落地生根”。

“新民俗”活动需防“跑题”

早在广府庙会开锣以前,一幅幅富有广府风情的“醉妙会”主题宣传海报,贴遍了大街小巷与门户网站。本届庙会也确实花样不断。开幕当天,庙会主场举行了别开生面的集体婚礼。在民俗巡游上,各种民族风、动漫秀、国际范的表演节目“变阵”出场。今年还首次开设“水上庙会”,让市民在“幸福船”上饱览珠水夜色。民俗巡游依旧万人空巷,非遗展区和小吃摊点持续火爆,不少游客也对“水上庙会”竖起了大拇指,希望明年增设日场。

然而,一些民俗学者却对“新民俗”的走向提出隐忧。

“庙会的成功与否,关键不在于内容的扩展,而在于活动不要‘跑题’。”广府民俗学者饶原生指出,“城隍出巡”是整个庙会活动的高潮,然而看完表演之后,市民仿佛就没有再作停留的必要性,其他活动似乎可有可无。缺乏可追溯的历史,成为“新民俗”在城市立足的一大难点。饶原生将广府庙会和同日在佛山开锣的“行通济”作出对比。“‘行通济,冇闭翳(无烦恼)’是活动的灵魂核心。民众若不参与,就会感觉少了些什么。”因此,“行通济”在吸引佛山当地民众之余,不少周边城市的居民都乐意驱车前往。

至于城隍文化,饶原生介绍,城隍爷本是广州的“民间市长”,出巡是一次“体察民情”的活动,反映民众对良好政民关系的愿望和诉求。“城隍爷是判官,出巡才有消灾祈福的民俗意义。”旅游产业研究专家劳毅波则认为,“欢乐嘉年华”的定位虽不失为一种创新,却可能在无形中丢失了一些民俗活动的内涵。

以今年增设的“水上庙会”为例,劳毅波认为:“庙会必须与民间信仰发生关系,但‘幸福船’并无祈福意义,连城隍爷也不参加‘水上庙会’,这庙会不过是珠江夜游的重新包装而已。”

面对参加庙会火爆的人潮,饶原生认为,正如陆上庙会唤醒了广州人的民俗巡游记忆,“水上庙会”也在呼唤市民“水城情结”的回归。“就像民国开始的迎春花市一样,广府庙会如果继续发展十年,照样可以成为传统。但如何使庙会本身与市民诉求发生更多关联,还须慢慢摸索。”

民间操作庙会“门槛”仍在

能否将“新民俗”主题突出?主办方介绍,四年以来,广府庙会一直坚持“政府搭台、民间唱戏”的原则,走社会资金参与的路线。今年庙会还实现了政府零投入的目标,目前预算还有所结余。

不过,专家和市民也在对日趋同质化的庙会活动提出质疑。出于节省财政开支的考虑,广府庙会的演出活动以来自草根的“达人秀”为主。缺乏“大腕”登台,让一些游客开始审美疲劳。被各种外来小吃鹊巢鸠占的美食区,也让意图寻觅地道美食的街坊大失所望。

故此,有舆论提出,对广府庙会进行品牌经营并非政府专长。为保证广府庙会的品位不走样,政府应逐步将庙会交由有实力的商业集团操办,并参照长隆、迪斯尼等大型机构的营销手法进行经营。

这一观点虽在民间得到不少支持,但受访专家都一致认为,以广府庙会目前的发展模式,要单纯倚靠民间经营相当有难度。“而且,商业机构运营一定会考虑到盈亏问题,他们是否愿意投入这种成本尚成疑问。”饶原生说。

但是他也指出一个例外:佛山的“行通济”系列活动,正逐渐交由佛山传媒集团策划。他认为,这种模式不失为一种新尝试,但“行通济”已是几百年的民俗老品牌,在民间形成足够的自发性,广府庙会要达到同等影响力还须假以时日。

在劳毅波看来,广府庙会的四年发展,其实也见证着广州向旅游城市转型的过程。“从前小吃行业的利润很微薄,因此广州饮食界对此重视不足,以致大量外来饮食摊点进入庙会,引起市民反弹。如今在政府的带动下,饮食业界的意识也有所提升。这种觉醒的迹象是件好事。”

“随着政府越来越多接触潮流资讯,他们对庙会的经营理念也会渐渐跟上时代节奏。”饶原生则建议,政府可对庙会项目进一步细分,更多由民间“自带干粮”解决。政府与民间形成合力,庙会项目自然异彩纷呈。

“南派”庙会“孵化”文化创意

“青年庙会”理念也是政府与民间智慧碰撞的成果之一。无论五仙观广场展示的青年动漫风采,还是庙会期间首映的广府风情音乐MV《古粤秀色》(粤语版),都在展现青少年对传统文化的不同解读和演绎。

首度走进广府庙会的“老骑楼·心触动——广府民居骑楼模型创意展”,更成为今年广府庙会的一个意外“爆点”。一座座“变形金刚”式的“Q版骑楼”,瞬间就把观众“萌”翻。庙会才进入第二日,骑楼展的参观人数就暴增到5万人次。主办方甚至不得不分批控制进入人群,以维持正常的参观秩序。

骑楼展承办方“广州有文化”发起人黄斌介绍,本次活动已经是相关团队举办的第三次骑楼展,成员大多是70后、80后的年轻人,除了本土作者外,还有来自港澳台的知名团队加盟。

这些年轻人并不甘落俗套,在尽力复原骑楼的本土风情同时,还在3D模型上增加了自己想象力的加工:有人将骑楼伸进云端,影射传统建筑在寸土尺金的城市里难以立足;有人则将骑楼关在笼子里,希望珍存一段童年记忆;有的骑楼则长在了传统醒狮的角上,庆贺新年的同时,也寓意传统生生不息。一些作品还反映出作者对于环境污染的关注。

“本来我们以为这个展览只是针对年轻人的,谁知许多上了年纪的观众都很感兴趣。”庙会上游人的热情,为黄斌带来不少意外惊喜:老街坊们站在模型面前,津津有味地讲述过去的故事;刚刚为人父母的年轻家长,也带着孩子前来重温往日情怀;展区提供的300个限量版骑楼模型也在现场热销。

除骑楼展外,本届广府庙会对非遗和民间工艺展区的投入也比往年增加,还在同期举办了广东城市历史街区文化保育展、文化保育讲座等系列活动。

“可见,通过庙会‘寻旧’,已经成为街坊们的一种共识。”劳毅波认为,广府庙会本身孕育着文化保育的因素,如果通过文化创意,将保育主题融入庙会的“手信”里,这对本土文化的传承和推广,都会带来莫大的好处。

“当许多北方传统庙会还停留在原汁原味的民俗展示,广府庙会已经开始尝试融入文化创意,这是很好的开始。”黄斌说。他期待下届广府庙会能为文创产业提供更多展览和体验的空间,使广府庙会的“南派庙会”特色得到提升,让庙会文化在羊城能更好“落地生根”。(记者 杨逸)

驻马店制作工服

临安设计职业装

吉安工作服定制

马鞍山职业装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