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谱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谱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坊间地雷阵赌与博之间

发布时间:2020-03-02 13:08:39 阅读: 来源:光谱仪厂家

赌博绝不仅仅是个人问题,当它贴上地方风气的标签后,就上升为一个社会问题。嗜赌者置身于,无异徜徉在一个地雷阵中。其间,除了参赌者之外,甚至其他的人群都会受其牵连而陷入阵中,既脱不了身,又要面对处处危机的困境,害己害人。

嗜赌的故事

随着科技的发展,赌博的形式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隐蔽,身陷赌博地雷阵的人群也越来越低龄化。

他的情况,我们毫不知情,要是知道他是去赌博我们绝对不会借钱给他。苏红(化名)说,家里没有人知道表弟苏越(化名)是在赌博,包括他的父母,偶尔家庭聚会的时候,他总手不离手机,但我们都没有往那方面想,没想到原来他是在用手机下注。

我们只知道他需要钱创业,所以才借给他100万。苏红告诉记者,那天,警察找到家里说苏越涉嫌诈骗,我当时懵了,姑姑也是,老人家瘫在那里,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些年他没有去工作,一直在四处借钱赌博,拆东墙补西墙,借我们的钱去还外面的钱。

他才20多岁,本来是个有前途的小青年,自从染上赌博的嗜好,一切都变了。如果不是网络赌博,表弟苏越不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苏红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因为责怪他也无济于事,对外欠下的300万账务一样要还上。

九江小伙苏越和传统赌徒不同的是,他不喜爱打麻将也不玩牌,他迷恋的是在网络虚拟空间里寻求赚钱的快感。他告诉记者,起初在大学时期,他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开始接触网络赌博,那个时候,没有钱,偶尔放个一两百块进去,输赢也没太在意,只觉得很好玩、很刺激。毕业后忙于工作,苏越的这项爱好也被搁浅一旁。直到,三四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大家又回忆起网上下注的快感。这又勾起了苏越的投注欲。

起初真的有赢钱,投个三五千也能回了三五千,刚开始玩网络赌博的人都把它当作一个赚钱的机器。于是,苏越的赌博欲日渐膨胀,他以借钱创业的名义寻求亲朋好友的放贷支持,开始加大下注的本金,但是随着本金越来越大,赔率也越来越高,苏越开始越输越多、越玩越大局面就变成现在的样子。

说到这里,苏越变得激动起来。糟糕的是,现在不仅是他脚踩地雷之上,就连他的父母、亲戚都被他拉入到这条地雷阵中,可是他已经回不去。

赌博的经济学分析

赌博的现象真实存在且历史悠久,经济学不能绕过这个问题。但是,财经天下周刊副主编原《好运Money+》主编崔鹏表达了另一个观念,那么多经济学家和数学家都想找到赌博致胜圣杯,最后的结论是远离赌博。这个观念恰恰印证了赌与博之间布下的地雷阵危害无穷。

为了求证这个观点,记者找到了自己在香港读数学博士的刘同学。他告诉记者,借用马歇尔的观点,赌博是非理性的。设想一次赌博,每人都有50%的机会获得或失掉100美元。这一赌博的数学期望值为0。既然增添的100美元在效用上的所得小于失去100美元在效用上的损失。因此,如果货币边际效用被认为是递减的,则这一赌博的精神期望,也就是作为接受这一赌博的结果在效用上的预期变化,就小于0或为负值,接受这种赌博暗示着一次效用上的损失。

说的是,赌博就像一种非理智的游戏,投机有风险,种下风险得到的一定还是风险没有保障。赌博带给参赌者的不是生命的终结,就是意志的瓦解,大多数参赌者整日生活在一夜暴富的幻想之中。另外,从经济学上讲,赌博和投资区别很大,作者王小强在《投机赌博新经济》开篇,就点出赌博的界定范围。什么是赌博?与物质生产没有关联的金钱交易。赌博投机的市场看起来人人都有机会,人人的机会也都是平等的,结果却是不平等的。

赌博的危害

从公安机关查获的赌博犯罪来看,近年来,参与赌博的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涉赌人员有成年人,也有青少年,有一般公民,也有党员领导干部,基本涵盖了社会各阶层人员。很多人怀着一夜暴富的心理来到赌场,输光后又走向借贷之路,也有人受利益的驱动,为了寻求刺激和获取高额利润,参与赌博。俗话说,十赌九病,欠赌成疾。赌博,有害身心健康,影响甚至危害着家庭和社会。这种赌博风一旦形成气候,个体行为失控,表现出一种疯狂的非理性欲望与举动,投机风肆虐,直接影响社会激励机制,更对传统的价值观构成冲击,道德风险急剧恶化。

专家警惕,中国投机热浪滚滚,放贷热背后赌博经济抬头。此种趋势一旦形成气候,侵蚀的不仅是财富,还会是一个民族很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创富动力。

地雷阵是如何形成的?

当下,赌博经济泛滥,个体逐渐丢失可贵的务实态度和创新精神,而乐于在投机生意中牟利。而那些踏踏实实干的人们,也因为更少地享受资产上涨带来的好处而被动地走入地雷阵。随着参赌人群的扩大,地雷阵的辐射范围越来越广,整个社会的创造力大受影响,价值观以及商业伦理、敬业精神都变成泡影,很可能被欺骗与掠夺所替代。

在这个地雷阵里,尤其应当警惕的是,无论是网络赌博还是亲赴赌场,国内的大赌徒们所输掉的钱,大部分都流向了境外。现在,很多国家的赌博都合法化或有限合法了。有意思的是,有些国家的赌博是内外有别,只允许外国人参加,譬如朝鲜,越南等。中国人输掉的钱,进了国外的财政腰包,对本国经济的影响无疑是很大的。对于赌博现象,如果不加以遏制,那么从局部摧毁我们的经济,并非没有可能。

本刊记者 吴凤思

四川中医肝病医院

济宁丽人医院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

相关阅读